浦东机场 虹桥机场 特别提示
当前位置:首页 > 机场集团 > 传媒中心 > 新闻稿
酷暑下的浦东机场入境防输入全闭环管理
发布时间:2020-07-31
      上海出梅后迅速迎来高温天气,近几日,天气持续在34摄氏度以上,浦东机场机坪露天处更是热浪滚滚。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和民航局关于入境航班政策的调整,上海入境航班近期逐步增加,境外疫情防输入压力持续上升。在“烧烤”模式和疫情防控双重考验下,浦东机场入境防输入联防联控单位海关、边检、机场的一线工作者,慎始如终坚守岗位,守护空中门户,筑起疫情防控和城市安全的铜墙铁壁。
      7月31日上午9:30,从莫斯科飞到上海浦东机场的俄罗斯航空SU208航班平稳落地后,停靠2号航站楼77号桥位。此时,阳光直射下的机坪地面温度已经上升到将近60度。早已等候在机坪上的入境航班保障人员已经全部就位。相比往年的暑期航班保障,今年由于疫情原因,入境航班的地面保障人员必须全部戴口罩、手套上岗,个别岗位还要在高温下穿防护服工作,工作环境更加艰苦。为了身后的城市,为了夺取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双胜利,浦东机场联防联控各单位各岗位员工都严阵以待,每一个入境航班全部按照闭环管理的要求悉心保障,无缝衔接。

      浦东机场桥载设备操作员张磊为了保证进出港航班能够正常使用400HZ电源、飞机专用空调设备,必须提前到达桥位,从设备面板检查、提前摆放接机设备,设备接入操作、现场设备监护、收空调管收电缆设备........整个流程要头顶烈日,承受着飞机发动机余热和尾气的熏烤,至少需要在烈日下持续工作1个小时以上。烈日下,入境航班的桥载操作员必须带着口罩身背20多斤的电缆设备进行接撤电操作,每人每天多达20次以上,工作强度极高。入境航班旅客需要配合海关在机舱内先进行登临检疫,需要分批下飞机,因此飞机靠桥后旅客在机舱停留更长时间,高温天机舱内开足空调是必须的,桥载操作员保障入境航班的时间也比一般航班要更长,也更辛苦。飞机停靠后使用桥载设备代替APU,为飞机提供电源和空调,可以大大降低航空公司运行成本,减少机坪噪音和空气污染,是落实蓝天保卫战、全力打造绿色机场的主要举措。

      夏季机坪地表温度暴晒后高达60度,装卸人员要顶着烈日在机坪上进行高强度作业。因为疫情防控,入境航班保障时需要身穿防护服,佩戴N95口罩和手套,戴上就是几个小时。入境航班货物的装卸在海关实施消毒之前,因此工作人员在装卸时必须加强自身防护,体感更加闷热。每次航班操作保障结束,马海强和同事们全身浸泡在汗水中,全身衣物没有一件是干的。规范装卸关乎到飞行安全,客机操作时,装卸人员要在规范操作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注重效率,关注首末件行李的操作时间;货机操作过程中会遇到各类特殊保障流程,如开机头操作、中央装载、超规货板装载等。今年3月份以来,装卸迎来了一项新任务:“客舱载货”航班保障,货物被拆成“体积小、数量多”的散货,每个航班约有拆成一千多件的小件货物一件件人工装入客舱,部分航空公司甚至需要客舱内协助摆放固定,操作难度大、风险高,从机下拆板人员、客梯车上递货人员到舱门口接货人员都要密切配合,协同操作。装卸人员克服各类保障困难,到7月中旬,已累计保障“客改货”航班800余架次。

      负责这架入境航班监护的兰军军,额头上的汗浸湿了口罩,但高温和闷热不会影响他的聚焦点。当对入境航班实施监护执勤时,他会更加严密地监控着飞机周边的情况,严防无关人员、车辆靠近该飞机。机坪区域是监护工作的主战场,浦东机场机坪围界约50公里,326个停机位,监护岗位具有点多、线长、面广的特点,在盛夏的机坪上,步巡队员要在高达60多度的地面上每天行走5万步以上。暑运期间,飞机监护科平均每天监护出港航班500余架次(含货机90架次左右),远机位航班没有任何遮挡,且需要全程站立执勤,飞机监护员皮肤被晒的黝黑,汗水湿透衣衫是家常便饭。

      飞机加油员陆冬青要结合机位、飞机机型、飞机受油口、地井位置等信息,驾驶飞机加油车停靠在合理的加油位置,连接导静电线、地井接头、加油接头等,安全、及时、准确地加注航油。飞机加油是露天作业,严寒酷暑、风吹雨打是常态。飞机加油的地井接头有二三十公斤,加油接头十多公斤,为避免磕碰,都需重拿轻放。飞机加油员每次加油作业都需弯腰连接地井接头,高举过头顶连接加油接头,一天拆卸数十次。在夏季,这样的工作量给加油员的体力和耐力带来了严峻的考验。此外,加油员在加油过程中需站立在指定位置,焦灼的地面让人觉得脚底发烫,而他们却要头顶烈日,默默承受飞机发动机余热和尾气的熏烤,有时一站就是一个半小时。入境航班保障,陆冬青和同事们需穿戴防护服、防护口罩、防护眼镜,在炎炎烈日下异常闷热难受,还没开始作业,整个人就像从水里出来一样,汗水模糊了防护眼镜,给加油作业带来了极大的挑战,但全体加油员都毫无怨言,克服各种困难,做好航班供油保障工作。

      海关登临检疫关员是第一个登上进境航空器的工作人员,也是所有入境旅客见到的第一个中国官员,既承担着第一道海关卫生检疫的神圣使命,也代表着国家形象。只有经过登临检疫关员的检疫排查,排除高危风险后,入境旅客才可以依次下机,办理后续入境手续,其他部门才可以开展货物装卸等其他机上作业。

      登临检疫岗位的关员,是真正的口岸尖兵。作为入境人员检疫的第一道防线,你永远不知道开舱门后会面对怎样的情况。面对成千上万的入境人员,无法得知谁是潜在的危险。每一次与旅客的近距离接触,或许就意味着与病毒的近距离接触。为此,登临关员们要提前做好个人防护,N95口罩、双层手套、连体防护服、护目镜、防护面屏。整套中风险防护装备穿戴需要足够细致、耐心,就算最熟练的关员穿戴完成也至少需要10分钟的时间。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,为了保证入境旅客高效通关,登临检疫关员必须提前做好个人防护,带好全套登临检疫设备,在每架进境航空器抵达前到达指定机位。不论刮风下雨还是烈日炎炎,浦东国际机场海关的登临检疫关员们都会等着航班靠近,打开舱门,说一句“各位旅客,我们是中国海关”。
      上海海关积极总结前期工作经验,跟踪国内外新冠疫情迅速变化的形势,动态优化升级防控举措,全力做好复航国际客运航班疫情防控,确保常态化疫情防控有序开展。
      目前,上海海关对近14天内来自或途经重点国家的旅客全部实行流行病学调查及二次测温。自5月27日起,浦东机场口岸全面启动入境健康申明卡电子申报工作,目前基本实现电子健康申报全覆盖,有效提高检疫工作时效。旅客入境后,首先经过一次测温,后由现场关员通过电子设备对旅客电子健康申明情况进行验核,使用《快速流调表》进行初步流调,并综合考虑做出风险判断。对于有高风险国家旅行史且有症状的旅客,海关将展开进一步排查,再次进行完整新冠流调表流调和医学排查。对来自其他国家地区人员,海关关员逐一审核电子健康申明卡,并对有症状人员进一步排查。随后在完成采样后,经二次测温正常的旅客将通过联防联控机制转至地方进行集中隔离。
      上海海关严格执行海关总署各项工作部署,自今年3月31日起,对所有入境人员实施100%核酸检测。
      为应对夏季高温及多雨天气及入境旅客量的逐步攀升,使入境旅客安全、有序、舒适完成采样,上海海关提前谋划,协调上海机场(集团)有限公司,5月21日,设有44个采样工位的两座半开放式核酸检测“方舱”采样室在浦东机场T1、T2航站楼正式投入使用。根据联防联控机制,浦东机场海关“方舱”采样室采样人员由海关及全市各区支援护士组成。
      方舱采样室充分考虑生物安全“三区两通道”要求,现场根据工作情况划分污染区、半污染区和清洁区;在采样工作人员侧利用新风系统形成正压气流,确保工作人员的安全需求;将工作人员与旅客的出入口分开,形成两个相对独立的人员流向,避免交叉污染;将样本收集、废弃物处置等流线与人流分开,控制环境污染。采样室在确保生物安全的基础上,有着可延展、可复制、可推广的特点,可在现有架构不变的基础上,通过扩增标准化的工位应对大客流的采样需求。

      近期,上海入境航班逐步增加,入境旅客较前期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,为确保采样工作正常开展,同时确保入境旅客通关时效,目前采样“方舱”正在扩增标准化工位,扩建完成后,浦东机场T1、T2航站楼采样工位总数将超过90个。

      “请问您从哪里来?”“近期去过哪些国家(地区)?”“您的联系方式是什么?”作为一名移民管理警察,疫情防控期间,穿上防护服,走上验证台,王潇每天将这些话语重复上百遍,严格规范办理边防检查手续的同时,还必须逐一询问、采集入境旅客的多项信息。查验普通旅客,他动作麻利,只为确保他们快速通关;面对涉疫人员查验任务,他主动请缨,多次配合联防联控单位将疑似病患快速送医。
      暑运期间,虽然边检大厅没有机坪的炎热,但是穿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验证台内一坐两三个小时,衬衣也会湿了干、干了又湿。
      戴着厚厚的口罩,与旅客交流时他不得不提高音量,确保录入电脑的每一条信息都准确无误。因为他知道,这些信息都是做好防范境外疫情输入闭环管理的重要一环,不容有丝毫疏漏。
      防控责任大,王潇和同事们始终紧绷战斗之弦不放松,虽然有压力,但底气却很足。因为他背后有一张强大的预排查数据网,有一个30人的信息支持团队。这个团队会在入境航班抵达前,完成对所有即将入境人员的涉疫信息排查,及时发现在境外疫情严重地区有过旅行史、居住史的人,并在第一时间通过大数据平台推送给边防检查系统和联防联控单位,这为精准及时化解涉疫风险留足了提前量。“有强大的信息支持,我们的检查也更放心更有信心!”

      刘英带领的浦东机场消毒团队是这样一群人,工作时间大部分都在凌晨航班结束后;他们是这样的装扮,一身密不透风的全身防护服及装备;他们不是空手而行,每次都需要身背着近30斤重装满消毒液的消毒器材;他们作业时间很长,每天都24小时备勤、蹲守,随时赶赴现场开展消毒处置,每次作业近1个小时,一身大汗。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和暑季高温的到来,每一次他们都是全身湿透。负责全面预防性消毒面积134万平方米,遍布浦东机场两座航站楼、卫星厅等公共区域。针对入境航班旅客途经区域(包括旅客经停登机口、廊桥及通道等、行李分检区或行李转盘以及行李、集中隔离人员行至运送摆渡车的途经区域),消毒团队实施疫情防控全路径终末消毒处置。

      张鹤婷是浦东机场地服公司浦东营运部行李查询员,负责帮助进港航班旅客提取行李,对行李的不正常情况,例如行李延误未到达、行李发生破损等特殊情况根据各航司的操作标准进行处置。疫情期间,针对入境航班,张鹤婷严格按照防疫要求穿着“防护六件套”,同时在实际工作中主动跨前一步,将转盘上的待提取行李搬至转盘一侧,并按规定区域分类有序摆放,同时留出旅客提取通道。由旅客等行李转变为行李等旅客,有效防止旅客在转盘区域大量聚集,避免了二次交叉感染的可能性。以俄罗斯航空为例,每个进港航班的行李平均就有350件,每件约20公斤,期间需要不停地从转盘上将行李搬下、整理、排序、归拢,而这些动作都是在穿着防护衣的状况下完成的,每次保障完航班脱下防护衣服,员工无一不是汗流浃背。

      吴辉华是浦东机场交通保障部T2转运组组员,负责浦东机场T2航站楼入境旅客的引导、协助录入信息及核对、移交至隔离转运车辆站点等工作。T2转运组自3月6日成立以来,便开始负责浦东机场T2航站楼入境旅客的隔离转运工作。转运组人员首先要严格按照标准做好自身防护,在炎热高温的三伏天,他们同样要身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来回走动,完成4个环节的工作:在2A国际到达出口处,根据入境旅客的目的地进行分流引导至不同的转运区域;协助入境旅客扫码填写相关信息,包括姓名、护照号、入境航班、14天内路径等信息;收取旅客护照,引导旅客至转运登记点扫码登记录入旅客信息;核对旅客登记信息,确认完毕后将护照、信息表以及旅客移交给29号门外特保,待交接完毕后,返回原岗位。完成一个工作流程身穿防护服的他们就会满身大汗,浸透衣衫。随着入境航班的不断增加,如今T2转运组平均每天要转运1000多名入境旅客至隔离点进行集中隔离。

      随着上海气温节节攀升,各级组织积极为奋战在高温环境下作业的一线员工做好后勤保障,及时送去酸梅汤、绿豆汤、盐汽水等防暑饮料,配备清凉油、人丹、花露水等防暑用品,为员工的休息场所配备冰箱、冰柜、制冷风扇等物资设备,改善一线作业员工的防暑降温条件。合理安排工作时间,增加岗位轮换频率,让员工能得到及时的休息。在切实做好防暑降温的同时,针对疫情防控常态化这一形势,做好每日的消毒、测温等基础防控工作,为他们配发手套、口罩、洗手液等防护设备。对于入境航班保障,落实全面的防护措施,员工“全副武装”上岗,切实把好疫情防控的关卡,真正做到疫情防控和战高温协调并进。